主页 > 校园动态 > →香港国际学校

香港国际学校

2019年05月17日 19:09

    生活素材:欧洲制定了专门的“慢城”规范,在人口、环境、城市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制定了详尽的54项规定。在日本,人们重新坐上了慢悠悠的有轨电车。在东京、大阪这样的经济中心之外,日本的小城市轨道交通发达,有轨电车已经代替小轿车,重新成为市民最喜爱的代步工具,只要100日元,就可以到达城市的任何一站。美国一向以加班文化这样的快节奏理念著称,但如今也出现了“慢读一族”,他们特地放慢阅读的速度,给予细节更多的关注,期待更多心灵上的愉悦。美国甚至出现了“放慢时间协会”,在全球拥有700多个“盟友”,还涌现了倡导慢文化的时间研究员、时间经理这样的特殊职业。

  为那逝去的年华而歌

    一、初中知识的回顾总结——凡是初中课本上有的,不论中考考不考,高中一律不再作为新课讲授,而在高考中是可以考的,所以要牢固掌握初中的重要知识点,为学好高中化学做好铺垫。

    “他们摸起刻刀和钉子/他们坐在海印桥上雕刻时光”

    另类文化的衍生表达了人民多元化的文化需求。且看央视春晚自1983年呱呱坠地,从鲜为人知到小有名气,以致家喻户晓,有口皆碑,然而近年来,尽管春晚越来越重视向高科技、国际化过渡,却越来越难以抵挡观众离座的潮流。而山寨春晚应运而生,有意与央视抗衡。央视春晚乃主流文化的集大成者,上世纪中国人民之见识未及广博,自然怀抱这颗丰硕、甜美多汁、几尽完美的西瓜,对春晚等主流充满了崇敬之意,翘首期盼。而近年来人们文化素养的提高,已使民众富有对“芝麻”的创造力,同时倍感西瓜单调乏味,后劲不足。芝麻虽小,但这多元的另类文化需求与创造力也足以我为中华文化的发展欢欣之,鼓舞之。

    点评:这篇作品的成功之处在于巧妙地运用了比喻论证的技巧,以茶喻人,茶经沸水的洗礼最终茶香四溢,而人生则需苦难的历练方能达到大成境界。正如作者所言“唯有用沸水无间断煮的人生,才是真的有意义的,流芳千古的生命的常态。”这种写法,不仅起到了将难于把握的题目化繁为简的效果,也增加了文章的文学味道,体现的既是写作的功力亦是灵感的体现。

    我望着这些素不相识的朋友,有种说不出的感动。他们用小小的划桨在我的心中荡起一朵晶莹的浪花,除了在心中道谢,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离别在七月的盛夏。隆冬的香樟已经在酝酿。七月,茂密的香樟将要绿得漫过整个校园,带着忧伤与无奈。

    轩鹤冠猴:乘轩之鹤,戴帽之猴。比喻滥厕禄位、虚有其表的人。

    ②其业有不精,德有不成者,非天质之卑,则心不若余之专耳。《送东阳马生序》

    印方却说:“时间太短了。”

    仇视女人的斯特林堡

    一、导语

    大家好!

    母亲是做针线活的好手。童年看母亲做鞋,是我记忆里最鲜明的风景。夜深人静时,一盏昏黄的油灯拉长了母亲挑灯夜战的身影。母亲坐着小方凳,弯腰弓背,一只手紧握鞋身,另一只手不停地来回穿针引线。同样的一个姿势,重复着同样的一个动作。而每当这时,我总是站在母亲身旁,问这问那。母亲让我去睡觉,我不愿意,母亲便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小鼻子,假装生气地说我是“小傻瓜”。

    下面的书名号均使用不当:

    猴子坐金殿 —— 一个惹祸大王

    大战就在眼前。

    潜规则二:文章的首段和尾段最好都点题

    10、 切忌不要违规。

    (11)江淮间一茅三脊为神藉。(《汉书?郊祀志上》)

    17、沟通高手,能跟各色人打交道,

    译文:知道的就承认知道,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这就是对待事物的正确态度。

    2、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

    ⑸人生的意义:⑴死的意义。子曰:“未知死,焉知生。”死的意义在于生者,对死者本身则没有意义,而死对于生者的意义,也不是因为死本身的意义,而是因为死者之生对生者有意义。为此,我们知道死没有意义,意义在于生。⑵生是一个过程,意义在于过程本身。人生的意义显然不应来自肉体,应来自精神。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当人在获取生理的需求、安全的需求、爱的需求之后,应有最高的需求,最高的需求是自我实现,自我实现是追求自身价值的实现,自我实现者是追求成功。

    有位秀才第三次进京赶考,住在一个经常住的旅店里。考试前两天他做了2个梦:第一个梦是梦到自己在墙上种白菜;第二个梦是梦到下雨天,他带了斗笠还打伞。这2个梦似乎有些深意,秀才第二天就赶紧去找算命的解梦。算命的一听。连拍大腿说:“你还是回家吧,你想想,高墙上种菜不是白费劲吗?戴斗笠打雨伞不是多此一举吗?”秀才一听,心灰意冷,回旅店收拾包袱准备回家。店老板非常奇怪,问:“不是明天才考试吗?你怎么今天就要回乡了?”秀才如此这般说了一番。店老板乐了:“哟,我也会解梦的。我倒觉得,你这次一定要留下来,你想想,墙上种菜不是高种(中)吗?戴斗笠打伞不是说明你这次有备无患吗?”秀才一听,觉得此人说得更有道理。于是精神振奋的参加考试,居然中了个探花。

    我曾相信,所有值得知道之事,我在剑桥都知道了。在我旅行的过程之中,这一想法逐渐消失了。这与我本意相反,但是却对我非常有益。

    总之,作为一名信息宣传员要掌握写作技巧并不难,要耐心、用心、专心去写。写稿以前,要有计划,有一个大概的思路,一定要到现场采访;动笔之前,一定要打好腹稿,列好提纲;写的过程中,要净下心来,做到专心致志;写好以后,要进行反复的修改,一直到自己满意才上交。

    诗人的摄影总有着特别的气质,这种不可言说无以名状的气质在画面中坚定的缓流。不知是光景替代了文字,还是文字用光影的化装潜伏在画面之下。当艺术与文学完美的结合,就会让人感觉到,流淌着文学气息的艺术作品,是那么的有想像力和生命力。通过诗一般的思维方式下创作出来的摄影作品,总会让人看到诗意。 

    少年时代还来不及用花环打个句号,青春就用滚滚的雷声另起一行了。背负着花样年华,行走在人生旅途之中,可能还没有尝到幸福的甜蜜,就体验到挫折和苦难;可能还未曾想过成功的内涵,就了解到失败的定义。于是你灰心了。有人说,面对困难,年轻人何不发扬一点长征精神。你说,长征是失败时的无奈,是逃跑的典范。其实你完全忽视了那种面对困难的不屈不挠,忽视了那种视困难如鸿毛的大智大勇。人生可怕的不是挫折,而是不敢跋涉,不敢拼搏的怯懦。海明威在老人与海中就展现了一位拥有顽强意志奋力跋涉的老渔夫的形象。渔夫在大海中漂泊了八十四天,没有打到一条鱼,但他仍然与狂风暴雨抗争,与鲨鱼搏斗,虽然回到岸上时仍然两手空空,但他却收获了一种蔑视困难的顽强,一种不屈的信念。这与红军长征何其相似乃尔。

   目前,高中生抑郁障碍(抑郁症或抑郁性神经症)患者明显增多,其中高三阶段的发病尤为突出,不少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学生,在冲刺阶段因病受阻,功亏一篑。

    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残忍!我一次又一次用冷漠去刺痛妈妈的心,可妈妈她总是把无限的痛楚都埋到内心深处,依旧悉心地照顾着我,一次又一次尝试着走进我的内心世界,可我给妈妈的永远是一扇锁得紧紧的大门。

  

    解读:在暧昧的政治空气混杂着工业废气的当代中国,在商场和车站,似乎所有的人民都如橡胶模特般长有同一张面孔,这个巨大“蜂巢”里的超现实景象令人惊悚。“今天只是一个历史上的旧年份”,其振聋发聩的声音穿透着人民亘古不变的卑微生存和处境。在对新世纪十年诗歌写作的评论中,80后诗歌批评家王东东如此评述:“他的写作洞察了历史的真相”。

    一百多年前,一位穷苦的牧羊人带着两个幼小的儿子以替别人放羊为生。

    既然如此,我们应该彼此尊重,谁也没理由看不起谁!

    “光杆材料限制命题型”—— ①用果因分析法,获得材料的寓意②根据材料,理解题目的意思和方向。③将材料的寓意作为作文的立意来写作。同时在写作的过程中,注意融入,并突出表现题目中的字词。

    D. 交换坐姿,背靠椅背,移动椅子,再次变换坐姿。

    元曲是元代主要的文学形式,分为杂剧和散曲。

    解读:这一诗句是《刻在墙上的乌衣巷》的首句,此诗是一首散发着南方气息的80后诗歌杰作,虽然现在读来有几分青涩,几乎还带着隐隐约约的“后现代”印迹。但整首诗的韵律柔和、甜润,在抒情的同时达到了自然的和谐与均衡,极其适合朗诵。这首诗可算得上是“一代人的青春骊歌”。

    最后送上的是勿忘草,因为它花语便是:请不要将我忘记。

    高考作文中有大量这样的命题:给出一则或多则材料,从材料中引出一个话题(或题目),或由材料引发联想和感悟,或由材料触发议论。无论是哪种形式,对所给材料都要给予足够重视。但在作文备考训练乃至某些教师的指导中,不重视所给材料的现象屡见不鲜,尤其是从材料中引出话题(或题目)的类型,更是不同程度地存在一种错误认识,即:认为材料的作用仅仅是引出话题(或题目),写作时只需两眼盯住话题(或题目),不必考虑所给材料。殊不知,作文题目上的材料不仅具有引出话题(或题目)、阐释话题(或题目)的作用,而且它还具有提示写作的功用。因此在写作前的审题过程中,一定要搞清材料写的是什么,隐含着什么信息,这样才能从材料上把握作文命题隐含的信息点,搞清写作内容上的限制,避免立意上的偏差。如:

  那些忘记善恶,只顾追求事实的人,与那些因欲望扭曲事实,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的人相比,更容易达成善举。

    此时,人们不禁疑问:快与慢到底孰优孰劣?

    累了一天,终于可以回家做个好梦。下晚自习后,我和同学相伴回家,月光清凉地抚摸我们疲惫的脸,觉得好惬意。月光伴着我们走,走啊走……

    舍弃是一种明智的选择,是一种达观的心境。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坚决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毅然放弃做官的机会。他更向往那无拘无束的田园生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他明智的选择。他失去了做官的机会,却收获了无限快乐。

    文言虚词的用法比较灵活,要确定一个虚词的用法就必须联系语境作具体分析,做到“字不离句,句不离篇”。如“针针丛棘,青麻头伏焉”(《促织》),语境是一只“青麻头”(蟋蟀)藏匿在“针针丛棘”之中。由此可推断“焉”是兼词“于此”,“伏焉”即“伏在那里”。

    契诃夫:俄国作家,著有《凡卡》(另译为《万卡》)《变色龙》《装在套子里的人》《第六病室》。

    当情绪冲动事,如果能采取一些特殊的方法,如数数,咬舌头、用舌头在口腔中打圈子,都可以起到缓解紧张情绪的作用。

    结束曲